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冯小刚 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0:42:5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冯小刚 白癜风,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专业,烟台治白癜风的专家,河南根治白癜风的专家,得了白癜风不治疗有什么危害吗,湖南白癜风能治愈吗,泗水好的白癜风医院

2016年以来,江苏省邳州市向侵占公共空间的行为亮剑,拆除25万平方米违章建筑,改善300多个老旧小区基础设施,唤醒了群众主体意识、规矩意识、责任意识,也让城市管理的难题变得不再难。

侵占公共区域成为城乡积弊

公共空间,全民共有,理应公众共享。然而,长期以来,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,都存在着少数人侵占公共空间的现象。

在邳州,有一条闻名遐迩的街道——大榆树街。之所以出名,一是因为这条街有着上千年历史,可以说是“先有大榆树,后有邳州城”;但同时,这条街也是邳州最老旧的街道,脏乱差曾经是它的代名词。

“两边的商户没有不占道经营的,本来就窄的路,这下更窄了。好好的一辆车开进来,车身被刮得伤痕累累。”市民张先生说。

同样,在一条名为“文明巷”的巷道里,垃圾遍地、车辆横放、小广告满墙都是,很难与“文明”联系在一起。两栋楼之间本就小的公共空间,还被一堵墙隔开,如果有人突发疾病,连担架都抬不出来。

在陈楼镇大顾村,村干部侵占了水沟,搭建猪圈、厕所,老百姓纷纷效仿,你占我占大家占。结果,因争抢公共空间引发的邻里纠纷层出不穷。

一些人的公共意识较差,对私人的空间搞得很整洁,但出了门,对公共空间就不管不顾了。

当年,曾有客商想到邳州投资,一下高速公路,看到城乡环境,直摇头,不到一天时间就打道回府。

小区里毁绿种菜、店门前画地为界、私搭乱建违章建筑,垃圾随手扔、车辆随便停、杂物随便堆……侵占公共空间的乱象日益引发群众不满。通过“书记市长信箱”“政风热线”“12345政府服务热线”反映公共空间问题的投诉举报越来越多。

群众的呼声引起了邳州市委市政府的重视,主要领导走街道下乡村,深入调研,与群众面对面交流。

“公共空间能否合理使用,不仅事关城乡形象,事关群众生活质量,而且事关社会公平正义。公权力为民,必须下大力气治理公共空间,让公共空间真正姓‘公’。”邳州市委书记陈静说,这项工作做得怎么样,考验着群众主体意识、党员干部责任担当和党委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。

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邳州分别成立城市、农村公共空间治理两个指挥部,在全市城乡深入开展公共空间治理。

让群众成为社会治理的主体

声势浩大的公共空间治理,始于群众需求,终于群众满意。邳州在推进这项工作时提出“听群众说,向群众讲,带群众干,让群众享”。

“听,就是从老百姓的‘牢骚话’中发现群众的关切。听,还要会听,不是谁声音大,谁就是主流,要注意沉默的大多数。”陈静说,有的“利益既得者”担心治理会损害自身利益,发声反对,而大多数支持治理的群众却没有平台发声,为此,邳州通过网络进行民意调查,在电视报刊开专栏,听取意见,接受投诉举报。3000多件投诉举报件件涉及城乡公共空间。95%的群众投票支持公共空间治理。“不得罪5%,就要得罪95%,最后就要损失100%的公信力。”陈静说。

拆除违章建筑、整治乱停乱放、拍卖公共资源,每一件都是触动利益的事情,都是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“刚开始,部分‘利益既得者’并不理解,认为在公路边建房、在河堰上栽树,几十年都没人管,这些资源早都已经属于自己了。还有人认为,这次治理就是一阵风,挺一挺就过去了。”东湖街道坝头社区支部书记吴楠说。

在开展工作时,党员干部深入宣讲,讲法律、讲政策、讲道德。把治理公共空间的决心讲清楚,把法律后果讲清楚,把治理后的图景讲清楚。对小商小贩,既堵又疏,通过开设啤酒广场,整合散落在小街小巷里的游动商贩。通过农贸市场升级改造,让菜农菜贩有更好的经营环境。

在工作中,邳州市委市政府特别强调,依靠群众,带着群众干,激发群众的主体意识。“这次有了政府撑腰,我们就敢投诉举报长期霸占集体土地的‘村匪村霸’了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治理的成效让老百姓切实享受到了文明带来的好处。如今,大榆树街违章建筑全部拆除、占道经营全部取缔,宽敞的街道,整齐的商铺,让来这里买东西的群众更多了,商户的生意不仅没有受到影响,反而更好了。

文明巷拆除了“堵心墙”,规划了停车位,安装了路灯,不仅消防车、救护车能够顺畅通行,巷子里的治安也好了。

更重要的是,在优美的城乡环境中,老百姓的文明素养也提高了。“街道这么整洁,我们都不好意思乱丢垃圾了。”一位市民说。

算好公共空间治理“四本账”

看似一场城乡环境整治,带来的却是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生态的综合效应。

“前些年,农村干群关系紧张,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村干部占用公共空间等公共资源,老百姓不满意,有怨言。村干部威信下降,村两委凝聚力、战斗力堪忧。”邳州市市长唐健说。

在这场全市上下同步推进的公共空间治理中,邳州市委市政府要求党员干部首先带头。“对私搭乱建,先拆自己家的,再拆亲戚家的,最后才拆老百姓家的。”东湖街道城管办主任赵鹏程说。

大顾村村干部顾绍侦占用公共沟地养猪已经20年了,最近刚投入5万元修缮猪舍,这次,他带头拆了猪舍。村里把占用的沟地填平修了柏油路,成了陈楼镇第一条通村的柏油路。村民们见状,都深感服气,二话不说,腾退了占用数十年的公共空间。村两委把村民顾尊友占用20年的大汪塘填平,修建了文化广场。如今,跳广场舞成了大顾村村民每天的娱乐活动。

“其实,很多道理老百姓都懂,为什么不愿意拆?因为怕不公平,‘凭啥拆我不拆他’。这次,从第一家拆到最后一家,没有人能例外,也没有人再找法不责众的理由。”理发店老板王虎说。

公共空间治理释放出的公共资源为城乡群众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。通过治理,邳州全市清理出大量被占用的土地资源,其中1.5万亩进入交易平台,增加补充耕地指标9904亩。50个经济薄弱村通过资源发包,实现村集体增收8.58万元,改变了一些村集体收入长期为零的窘境。

“过去,公共空间被私人占用、谋利,现在,公共空间的收益真正归了公,老百姓拥护。”村民郭成华说。

公共空间治理还促进了社会治理。据调查,农村80%以上的矛盾纠纷都与争夺公共空间有关。不久前,一起涉及50多件信访督办的案件,因一座违章建筑被拆除而自动化解。“一碗水端平,让曾经因利益冲突而失序的社会恢复了和谐安宁。”陈静说。

经过公共空间治理,邳州城乡生态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,河道疏通了,绿化覆盖了,垃圾清走了,占道消失了。许多人说:“车行在公路上,看一看路两边的环境美不美,就知道是不是还在邳州。”

如今,邳州的公共空间治理还在深入推进。“治理反弹的现象不容忽视,治理之后如何公平使用,公共收益如何回馈群众,还需要深入探索。”陈静说,要通过建立长效机制,彻底消除群众担心治理是“一阵风”的顾虑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7年04月26日 17 版)

(责编:崔东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文山白癜风医院